白昼夢

有一天 天空裂了一道大口子 掉下來好多好多的蘿蔔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復習了殘憶```OTL

愿普萊姆斯神保佑
給Toutes les Mémoires Inaccomplies•残忆




不知道从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一些事情在时间的洪流里被冲淡消失,一些事情却越发的清晰
一些句子,能够被铭记一生
比如说Till all for one
比如说孩子,别去
比如说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嘿,我们一起来
先抬右腿,再抬左腿,然后甩手,喀嚓嚓,喀嚓嚓,一二一,一二一
先抬右腿,再抬左腿,然后甩手,喀嚓嚓,喀嚓嚓,一二一,一二一
有什么人说恭喜,有什么人叫孩子
有谁在骂炉渣
有谁说了请在他的墓前祭上“帕兰斯”能量块,因为他喜欢那个牌子的口味
有谁变形,然后“嘭”地撞到墙上,歪歪扭扭的飞走
后来导师将孩子放在自己胸口
背后碎掉的是“层序地层地层基准面的识别与对比技术”和“矿石铅同位素示踪成矿物质来源综述”
不存在的说辞不知道是让人失望或者让人怀疑
或许会有些遗憾,但此刻还能唇齿交缠

要怎么样来形容我现在看到那些欢乐的词语带来的忧伤?以及那些在笑起来的同时流下的眼泪
你完蛋了。CPU系统自动组合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得出结论。
(CPU,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六年前,他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这样说道。
背景音乐是放得震天响的“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他说,听着如此糟糕的音乐审核论文,那些论文就会显得不那么糟糕,尤其是你的论文。
他还说,你就不能稍微撒一下谎,来掩饰你的无知吗?
我说,听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的老头子都应该去死。
结果他居然真的就死了。)
六年后,你依旧没有学会说谎,于是你在一个巨大的漩涡旁边摇摇晃晃
一些貌似已经被时间的轮子碾压成粉抛在脑后的事情
竟然是可以丝丝点点的再次组合的
你有些不知所措,那些未知的事情,那些即将来临的事情
那些能让你吃掉勺子的事情,以及和那架蓝色小飞机接吻时想到的事情
是的。CPU自动组合数据,进行分析,得出结论
比如,Galacrown
(CPU,你真的应该去死一死。)

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在高远而稀薄的紫灰色天空下,仿佛一个被反复实现的预言。
他们。我们。承继。交错。重叠。真相。谎言。死亡。重生。Galacrown。Starscream。
治安官微热的拳头,管理员温润的目光,过去的画面越来越近
蔚蓝的底色下那些温和的声音
虚像里碎裂的身体,笑着的Starscream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老师温热的指尖,轻轻地阖上的光学镜头
“孩子,别去。”
他说。
他的眼睛,像高远而稀薄的紫灰色天空

(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魇。只要不再做梦,我们就会醒来。我们,所有人。)
(CPU,你果然还是应该去死一死。
哦,对了,你已经死过了。)

回去吧。回到Starscream那里。
梦已经醒过来了

我生硬地合拢双手,关闭光学镜头,试图祷告,却发现我记不起任何一句祷文,涌进记忆系统的只有排山倒海般的地质学数据,地层分割、矿石储量、热量调节比率、切割模式。于是我拼命想要回想起关于他的一切,却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他的面容。记忆像被暴雨冲洗的玻璃窗,层层叠叠地漾开水晕,晦暗不明。
(居然连这些数据都记不住,你的CPU生铁蛆了吗?他说。
那是因为我那点可怜的记忆芯片都用来储存您的谆谆教诲了。我嘀咕。
哦,我相当期待它的存储过载的那一天。他说。
快了。我说。只要您老还健在。
然后他就不在了。
普神万福。)

蓝色的军品有着憔悴的面容,机翼上带着明显的伤痕
精致的面部装甲上露出一种古怪而又忧伤的表情
那些被组合起来的部分,终于变成了锋利的刀刃
无知者无罪,但理智和逻辑并不能代表全部
再一次犹如发泄的吻,为什么失控,为什么愤怒,为什么痛苦不堪
应该被惩罚的无力惩罚,那么痛恨着的到底是仇人还是自己?
“愿死者安息。”
(哈,“安息”这个词,是我听过的最大的谎言。)

那么是谁是谁是谁?那个跳上办公桌热烈地吻我,那个拉着我在舞池里旋转,那个在实验室里安静地注视着我的,究竟是谁?
他轻盈地跳下操作台,朝我冲过来,熟稔地一跃而起,揽住我的脖子。正要吻我的时候,护目镜砰地撞上了我的鼻梁。他咯咯地笑着,一把摘下那副厚重的护目镜,套到了我的光学镜头上,然后隔着那层暗橙色的光学玻璃,热烈地吻我的眼睛,仿佛要生生灼伤我的视频接收系统。
是Starscream,还是Galacrown?
到底是谁?
我那样挚爱的,到底是谁?

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在我以为自己会被星系的引力和自己的推动力撕裂成两爿,身上每一处装甲都在咔咔作响的时候。我竟然像是听到了某种尖锐而又古怪的乐音。
那个时候在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中叫我的名字。叫得声嘶力竭的,是Starscream。
于是在一切寂静下来以后
于是在一切都被说出来以后
于是在相互拥抱以后
撕裂的伤口是如此的深刻
深刻到即使说出爱,也依然无法温暖彼此

最终喊不出口的名字
即使已经深刻在火种上的名字
害怕着同样的东西,却无法鼓起勇气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无法确定的自我,蜂拥而来的悲伤
已经疲倦的问题和不可能得到的答案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当那些粗糙的接口开始松动
当那些受损的管线开始疼痛
当那些该死的感情进了冰窟

才终于发现,不管是付出什么,自己都想要握在手里的
不过就是那些
同伴的紧密拥抱
急切的低声的呼唤
五百万周岁的雌性民品的调侃
还有
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只是不想遗忘。
所有的一切。
你,Skyfire,还有,Galacrown。)




等一切都结束了。我站在你的面前。
你会看到我的伤痕,知道所有的创伤,
都痊愈了

愿普神保佑


这应该算是我看TF同人时候的第一篇文吧,简直无法表达的喜欢
在看的当时就被完全的,彻底的,征服得五体投地
一些描述细腻得让人颤抖,就象流水过刀锋,甚至能听到那些事情滑过时间的细微声响
一些句子美妙到无法形容,仿佛只要念出来,就可以和那个纪元重合为一体
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没有说出口的感情
一句一出现,就让眼泪绝堤的
“普莱姆斯万福,啊,万福。”

废话那么多其实就是发泄下终于有ID了的激动心情[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
顺带坑底躺平等撒土```
臆想詞匯 | コメント:4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鋤草問卷……熱情洋溢的DINO桑是也~ | ホーム | 整個世界都是問卷堆砌成的亞口胡!Act 3>>

コメント

拍,许多年过去了,我老了,你也老了,可你还是这么文艺。
我都习惯了,习惯得要死了,可能会一直习惯到死吧。
2007-11-26 Mon 20:55 | URL | 璃 [ 編集 ]
回拍,果然是同火种的兄弟[笑]
有的时候文艺点好
有的水不倒出来难受[笑]
既然你都习惯了,不妨再培养培养
2007-11-27 Tue 02:27 | URL | 殺夜 [ 編集 ]
真的好文艺OTZ
2007-12-10 Mon 16:39 | URL | demon [ 編集 ]
对就是我的說……S君乃这么有爱的博客名不要败絮其中啊,快放东西来填充!!
2008-04-20 Sun 19:06 | URL | R [ 編集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ホーム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